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攻略他,撩哭他,我和反派HE了

  

  “你是经管系的吧?”贺烬脸上挂着冷笑,“理科学校的经管系很不起?”

言下之意,你厉害,怎么不考文科学校的经管系?

一般说来,理科院校对理科专业收分高,而对文科类收分就很低,只有那些成绩不太好的文科生才会选择一所在外有名气但却对成绩要求不高的学校。真正成绩的文科生是不会报考一所理科院校的。

贺烬的意思再明白不过,系花被怼得脸红了又红,半晌才回道:“虽然京大的经管系比不上京财大的,但总比艺体学校好吧?”

贺烬还没开口,身后便传来陈果哈哈大笑的声音,“喂,美女,你是在和我家妹子比吗?我妹子也是你能比的?”

系花认得陈果,听到陈果这么说,反问道:“你妹子?”

“咋不是?桑祁的妹子不就是我的妹子吗?对吧?小栩栩。”

桑栩:....

“她真是桑祁的妹子?”系花傻眼了。

“如假包换,所以,你还敢和人家比吗?”

桑祁和贺烬一样,都是京大的著名人物。长相俊美,性格豪爽,擅长交际,才入学便成了学生会宣传部副部长,全校不认识的只怕没有几个。

而桑祁又是个大嘴巴,早就吹嘘过自家妹子有多厉害。听说读的是理科,还是学霸,但却因参加全国芭蕾舞大赛被京艺大特招了。

系花狐疑地看了看桑栩那张清纯无暇又水嫩的脸,微鼓的小腮,大大的眼睛,自带天然萌,很难想像桑祁那样嚣张的人竟然会有一个长得这么萌这么斯文的妹妹。

“我劝你,别打我妹夫的主意,你看看你,哪点能和我妹子比?”陈果说话可不客气,跟桑祁在一起久了,都学到了桑祁的直接。

不喜欢的人,他干嘛要客气?

系花和她闺蜜脸色惨白地站在原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

桑栩回到汐城的第二天下午,便接到田心的电话。

田心竟然比她还早一天放假,一放假,她就回汐城来了,现在住在爷爷奶奶家。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几句,田心便转入正题,说是几个同学在聚会,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聚聚,桑栩欣然同意。

桑栩骑上自己久违的自行车,放风般地往约定的地点而去。

此时,“祝福”卡啦ok厅里,田心、苏沫和桃桃三个人磕着瓜子,喝着饮料,海阔天空地聊着这半年来在大学里的所见所闻。

而另一边,叶婉儿、魏欣、林雪也和桑以晴聚在聊天,桑以晴还带了男朋友,此时,她男朋友正和几名男生聊得高兴,氛围特别好。

桑栩骑着自行车来到田心说的那家叫“祝福”的卡啦ok厅楼下,把自行车锁进车棚,然后吧嗒吧嗒地进了大厅,在大堂经理的指引下,来到了二楼208号包厢门口。

她轻轻推开门,包厢的落地窗很厚,完全不透光,顶灯和壁灯十分昏暗,桑栩粗略地扫了一眼,包厢里大概十来个人,其中一名男生正拿着话筒激情满满地狂吼着“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这个声音实在是五音不全,包厢里,大家都乐疯了,笑得东倒西歪。

桑栩也禁不住好笑,她听出那是张阳的声音,没想到他都读了大半年大学了,还是那么能来事儿。

感觉到门被推开,众人嘎然止笑,扭头看向门口。

逆光里,女孩扎着丸子头,一张漂亮的小脸在昏暗的光线里隐隐约约显出娇好的轮廓。

她穿着一件短款羽绒服,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一双大长腿特别吸睛,看那完美的身材比例,就算大家没看清桑栩那张脸,也知道来的是谁。

田心“哇哇哇”地站起来,跑过来,一把抱住桑栩。

大家也都热情地打了招呼,张阳也不唱歌了,走过来和大家聊天。

然后,桑栩很快便发现人堆里有张陌生的面孔。

“他不是我们班的吧?”桑栩小小声地问田心。

“不是,是桑以晴的男朋友。”

“哦,这样啊。”

两人的对话声音虽小,但还是传到一旁叶婉儿的耳中。想起当初被桑栩打脸的事,她故意打击她道:“晴晴的男朋友是京城人呢。”

桑栩没什么表情地“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叶婉儿对她这副淡然的态度很不满,便故意道:“以前我们都觉得你被保送到了京艺大,特别幸运。没想到,最幸运的却是晴晴。看,人家都快拿‘绿卡’了。”

桑栩当然懂叶婉儿说的“绿卡”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现在这个时代,要想成为京城居民相当难。

别说现在,就是二十年后,想落户京城都是一件极难的事,哪怕你是硕士,也不一定有资格。

再加上这个时代,对户口卡得特别严。买房、交社保,孩子读书无一不涉及户口问题。

哦,对了,这个时代的社保还没实现全国自由流转,普通人若是在京城呆不下去了,都不知道怎么转移社保,尤其是医保,很可能就白交了。

叶婉儿又故意对桑以晴道:“晴晴啊,以后你要是在京城定居了,可别忘了咱们这群好姐妹哦。”

“那是当然。”能在桑栩面前显脸,桑以晴心情格外灿烂。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来,她终于赢了桑栩一次。

桑以晴故意问桑栩:“小栩,你也交男朋友了吧?”

“交了啊。”桑栩拿了根牙签,撬起一块西瓜喂到嘴里,嘟喃着回答。

“是谁啊?不会是贺烬吧?”

“就是他。”

“啊?怎么是她?桑栩,你是多想不通才和他在一起?”叶婉儿面带嫌弃,高中时,她就嫌贺烬穷,虽然后来贺烬成了省状元,她的嫌弃减少了些,但贺烬读书再厉害又怎样?

等他毕业出来,才开始奋斗,存钱买房,桑栩得吃多少苦啊?

叶婉儿带着羡慕的语气对桑以晴道:“还是你更有福气些。”

桑以晴心情越发地舒畅,但嘴里却谦虚说道:“运气而已。”

桑栩反问叶婉儿:“贺烬不好吗?”

叶婉儿故意斟酌了半天,“我没说他不好,只是,我觉得....呃,说实话,你不生气吧?”

桑栩很随意地道:“随便说,我这人就实在,喜欢听大实话。”

“既然这样,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哦。你看,你这条件又不比晴晴差,但找男朋友的眼光,还是要向晴晴学习啊。”

桑栩又“哦”了一声,随口问桑以晴:“堂姐,你男朋友做什么的呀?为什么婉儿要我向你学习呢?”

桑以晴掩饰着一脸的得瑟,不动声色地道:“他能做什么呀?他现在还是个学生,整天只知道伸手向家里要钱。”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